专萌冷CP,大概是CP观清奇

[Bleach/白恋][试译] Protasis by lucymonster Chapter 2

感谢小伙伴们的鼓励和支持!由于文章本身较长,期末论文又多,所以拖了很久,实在抱歉~

关于第二章的翻译,可以概括为疯狂意淫流……(x)如果有小伙伴仔细比对的话就会发现,加译意译换序省略都比比皆是,对此我只能含泪地告白:真的已经尽力揣摩作者的愿意了。OJZ

另外由于我实在是个H无能星人,所以H的部分就只能Y!(@&#$(*&#)!&*)@*#!)……

作品名:Protasis

作者:Lucymonster

原作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530846/chapters/948342

 

第二章

 ...

[bleach/蓝平]谜之产物……

一篇小随笔吧。想写论文,然而却写出了这个……我上一次萌蓝平,大概还是动画更新到百年前的他们的时候。当时萌过一段时间,之后就没有再萌。现在回想起来,依然是感慨良多啊。先容我花痴一下,那时候的平子真是太帅了!虽然百年后的他也很可爱啦。关于这对西皮,我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,就是蓝染和平子之间,到底有没有过一瞬瞬瞬间的相爱呢?

 

About此文

 

时间线:在蓝染被封印以后

奇葩设定:由于同为幻觉系斩魄刀,逆拂和镜花水月交锋后,使得它们的主人间也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共鸣?简而言之就是共梦。共梦的前提是其中一个人梦见了对方。但因为身处同一个梦境,所以并没有办法得知谁是原梦者,谁...

[Bleach/白恋][试译] Protasis by lucymonster Chapter 1

作品名:Protasis

作者:Lucymonster

原作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530846/chapters/941492

设定是在完现术篇与千年血战篇之间的时段,全文共有三章,目前译出了第一章。

 

一定要看的WARNING!!!!!!!!!!

渣译,暂无授权。

鉴于以前没有翻译过同人,lo主翻译课的绩点又实在……默。但是经由vivian太太推荐后实在太喜欢这一篇了!因此还是冒死翻译了。翻译的两大难题:1.根本看不懂 2.即使看懂了也无法用正常的语言表达,所以很多比较难译的部分都是意译或者YY的(x),有翻译得不恰...

剑三 一篇道剑 1

想不出题目。。疯狂挖坑,拒绝填坑。。。。。。

(一)

 

霜戈堡如今的堡主叶逍,据说原是藏剑山庄五庄主叶凡的后人,模样与当年的唐小婉八分肖似,长得很是清秀。一张干净白皙的瓜子脸,再配上一对淋漓带水的桃花眼,远远瞧去,活像个楚楚可人的小姑娘。

不过但凡恶人谷中的人都知道,这位“叶姑娘”,可是个千千万招惹不得的主儿。且不提其年纪轻轻就位居极道魔尊的心计手腕,光是身后那柄几十来斤的重剑,稍不顺心,便要叫人脑袋开花。

 

因此,当第三只茶盏从“叶姑娘”屋里飞出来,啪唧磕在地上摔了个粉碎,一干侍女端着药酒站在门前,双手发颤儿,却谁也不敢探头进去。

 

好在素...

剑三 与君同 2

自我娱乐 

(二)

 

谢成生与叶轻尘在悦来客栈中休息一晚,备好了两匹良驹与些许物资,便在第二日启程前往洛道。

 

洛道气候潮湿多雨,虽是春季,比之扬州却要阴冷不少。两人沿豫山古道御马而行,一路走来,途中竟未曾见到一人。此时天色昏昏欲瞑,四周一片萧索,但闻风声疏狂,许是又要降下一场暴雨。

 

“三少爷,瞧这天色,只怕大雨将至。咱们加紧速度,趁雨落之前赶到前边的李渡城避上一避吧?”

风中隐隐传来谢成生的话语,分明只在数尺之间,却如同相隔甚远般听不太真切。

叶轻尘反应了一会儿,遂才点头称了句好。两人夹紧马腹,手中马鞭挥落,一前一后加速向前,...

剑三 与君同 1

挺长的一个脑洞,尽力写完ojz

主西皮是未出场的唐门和叶家三少,隐藏西皮道长和二哥

 

 

(一)

 

扬州三月,正是人间一年一度的好风光。城中嫩柳披拂,遍野桃花灼灼。这样美的春色,又兼暖阳高照、微风和煦,若不趁兴出游好好赏玩一番,都道是可惜。可偏生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,藏剑山庄的叶三少爷未得同其它世家公子般轻裘快马、陌上寻芳,反倒被一众家仆追得满街鼠窜,着实让人看了个大大的笑话。

 

“快、快跟上,千万别让少爷跑了!”

 

年近半百的老管家撑住膝盖喘着粗气,明显已是气力不济,却仍不忘高声指挥着余下的家丁,“你们几个!赶紧从巷...

剑三 年迈的老父亲

脑洞,自娱自乐,不喜拒撕orz。

 

 

隔壁屋住着个老琴爹,平日不怎么出门,就爱呆在家摆弄他的琴。我坐在院儿里常能听见他弹琴的声音,起初还觉得很悦耳,可时日久了,他却翻来覆去只弹一个调子,于是最初的向往就逐渐被腻烦所取代。

 

村里人都说琴爹性子孤冷。咱们镇地方小,乡里乡亲都熟络,逢年过节免不了还要到各户去串个门送个礼什么的。他倒好,都搬来这儿个把月了,连面都没露过几次。我爹说像他这样的人,定是年轻时在江湖上结了不少仇家,晚年为了避难才会藏身于此深居简出。

我说,那保不准他还是个高人,赶明儿我提份礼物登门拜访,您看能不能教他把我收作徒弟?

我爹一个...

【霹靂/雙紅】了結 7

(七)

 

西天落日熔金,山頭晚風漫卷,無邊枯葉簌簌而落,將四野籠於一片愁慘蕭颯的秋色中。

荒草中央,兩座新墳緊緊相挨。風中泥土方掩的腥味似乎還未散盡,群鴉歸度入林,徒留聲聲嘶啞淒鳴,卻不知飄蕩世間的新魂,又將身歸何處?

 

挽風曲與玄同立身石碑前,一時皆是默然無語。

斜陽的最後一絲餘暉從肩頭慢慢滑過,沒有帶來想像中溫暖,卻無端地泛起濃重涼意。玄同幾不可察地蹙了蹙眉,餘光掃過那人落寞的神情,終是不忍,低聲開口道:「將入夜了……」

 

挽風曲微一搖頭,垂眸凝視著墓上篆字,「再等等,再等等罷。」

 

遠處的夕陽沉入山巒,黑暗如潮水湧來。一...

剑三 长安忆 12

(十二)

 

这大抵是他过得最热闹的一年诞辰了。满目流光绚烂,相继炸裂的烟火从长安的内城一路铺至城前的广场上,将头顶漆黑的夜空都映得恍如白昼般明亮。笑语欢声随风中淡淡的烟硝气飘散开。许是他刚刚夺了名剑大会三甲的缘故,来贺的人数竟比往年还要多出许多。

 

身边的朋友簇拥着他,端着酒盏,七嘴八舌地说着些祝福的话,间或有人以调侃的口吻同他开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,见他在明灭火光中淡淡扬起唇角,既是身为这一场盛宴的主角,自然便要做出些喜悦的模样。

 

“燕兄,小弟先敬你一杯,恭贺你在本届名剑大会中取得如此佳绩。”昔日的故友一拍酒桌,奉杯而起,人群纷纷应和,很快又...

剑三 长安忆 11

最近好像发生了很多事情。有陆续遇到一些回坑的小伙伴,也有身边的小伙伴出坑。不禁让我想起很久以前,五越还没重逢,我也还没找到组织的时候。那时候大家都说是过期的CP了,我心里虽然很惦记,却从来不敢在总裁或者阿越微博下提起,仿佛全世界就只有我一个人默默地在萌,但是即使这样,我还是萌下来了。大概是因为一个人的时候,虽然消息很闭塞,心情很郁结,但却能很清楚地看到自己的那份“初心”。

我最初写长安忆的时候,只是希望能记录一下五越的过去和我对他们的感情,途中能遇到这么多小伙伴,很高兴,也很感激。等到长安忆完结的时候,五越我就不会再追了,但是我还是会一直萌着的。曾经的美好,如果他们忘了,我会替他们记得。就算...

© 知繁 | Powered by LOFTER